红包已撤回恶搞图片

红包已撤回恶搞图片“这些蚊子也太狠了,我都没把你咬成过这样。”爻森故意不满地哼了一声,“宝贝你快去洗个澡吧,出来擦点止痒的花露水。”爻森站在沙发边,神色复杂地看着正坐在沙发上盯着手机笑得一脸猥琐的王宇锡,他刚和邵涵他们游泳回来,是来叫待在酒店里开黑的王宇锡他们出去吃饭的。他都站在这儿叫了半天了,王宇锡充耳不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了一会儿,邵涵便觉得自己有些看不太明白,于是他本着真诚对待粉丝作品的想法,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自己看不懂的那些名词,神情逐渐出现了几分惶恐。“这些蚊子也太狠了,我都没把你咬成过这样。”爻森故意不满地哼了一声,“宝贝你快去洗个澡吧,出来擦点止痒的花露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锡哥[牛][啤]」“不,”爻森凑近邵涵,在他微红的耳朵上亲了亲,低笑道,“就是你。”王宇锡把手机屏幕举到爻森面前,爻森随意扫了一眼,首先看到的是加粗的标题“五行缺左”,然后是几个在他印象中貌似只在数学课上才会用到的希腊单词。“怎么样?ABO了解一下?”

红包已撤回恶搞图片「@Titans_锡:他说“有点意思”」最后邵涵还是没能把它看完,那些香艳的描写实在不太适合他,他把仿佛是烫手山芋的手机放在了一旁,脸有些尴尬地发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好,请问有人吗?”爻森停在那扇门前,他确定自己闻到了一股细微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清新微甜地勾着他的思绪,在有阻隔装置的情况下都能溢出来,里面的人的状态肯定非常糟糕。爻森:“……”「骚是不可能骚得过锡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在烧灼理智的煎熬中,邵涵的手不受控制地朝着门锁伸去——」邵涵好不容易忘了之前王宇锡分享的那篇奇特的,突然又被爻森这句话给唤起了记忆,他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出现一些止于想象的画面,脸颊又热了起来。爻森:“……”

红包已撤回恶搞图片最后邵涵还是没能把它看完,那些香艳的描写实在不太适合他,他把仿佛是烫手山芋的手机放在了一旁,脸有些尴尬地发红。这就是他的领域了!王宇锡从沙发上弹起来,哥俩好地勾住爻森肩膀,兴致勃勃地和他解释起来:“来,我们边走边说……”也许是邵涵的肤色连蚊子都觉得太抢眼,更何况他本来也是招蚊子的体质,不一会儿脚踝和手臂上就被咬了好几口,肿起了红红的小包。「让我猜猜,锡哥看的是五行缺左?[doge]」两人回到酒店,邵涵的脚踝几乎成为了重灾区,被蚊子咬了一圈,白皙的皮肤上全是红红的一片。最后邵涵还是没能把它看完,那些香艳的描写实在不太适合他,他把仿佛是烫手山芋的手机放在了一旁,脸有些尴尬地发红。「@Titans_锡:他说“有点意思”」「骚是不可能骚得过锡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上一篇: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一次散会会议2018年1月22日召开

下一篇:江苏沛县一列运煤水车与通勤大年夜巴相碰 致2死1伤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